经典案例

交通

当前位置:首 页 > 经典案例 > 交通 > 正文

本案中,事故当事人双方协议放弃民事赔偿请求权是否完全有效?

案例:  
  2008年8月,华某购买了一辆大货车,从事运输业。同年9月,该车司机梁某驾驶大货车同华某赴广东运输货物,该月9日上午,梁某驾车在某公路上因操作不当与另一箱式货车相撞,造成梁某、华某当场死亡,箱式货车驾驶员韩某弃车逃逸。后交警部门认定韩某负本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梁某负本次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华某无责任。
    2009年1月某日,梁某的父亲与华某之妻达成了互不追究(民事)责任的协议。同年5月,华某之妻将保险公司理赔款转付了梁某的父母。后来,梁某的父母反悔,起诉要求华某之妻按雇主责任赔偿,华某之妻则以双方已达成互不追究责任协议拒绝赔偿。而受诉法院认为:协议内容清晰完整,协议条款能反映双方合意的过程及最终形成的一致意见,协议内容未见违反相关强制性规范,又无损害他人利益条款,该协议合法有效,依此协议二原告不能再向被告主张权利,遂驳回了梁某父母的请求。
解析:
  本案涉及的是雇主责任和放弃赔偿请求的效力问题。
  首先,雇主责任不限于雇员在履行职责中造成他人损害时雇主应承担责任一个方面,如果雇员在工作中受到第三者侵权,雇主应赔偿雇员所受损害是另一方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第1款也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本案中,驾驶员梁某在为雇主运输货物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属于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华谋之妻应承担赔偿责任。在这起交通事故中,另一货车的驾驶员负有主要责任,若以交通事故论处,应当对梁某和华某负主要的民事赔偿责任,所以梁某的父母既可以向韩某请求赔偿,也可以请求雇主赔偿,雇主在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韩某追偿。
  本案中,雇员梁某的父母与华某之妻事后达成了互不追究责任的协议,但一段时间后,二人反悔,要求华某之妻承担赔偿责任。而受诉法院认为:协议内容清晰完整,协议条款能反映双方合意的过程及最终形成的一致意见,协议内容未见违反相关强制性规范,又无损害他人利益条款,该协议合法有效,依此协议二原告不能再向被告主张权利。我们认为不尽妥当,死亡赔偿费用含有多种项目,包括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丧葬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属于一般的金钱债务,被害人的父母作为债权人有权利决定放弃,但是如果受害人有抚养人需要抚养,那么对被抚养人生活费的给付请求权则不应准许放弃,因为它专门用于补偿被害人抚养的人的生活费用,其赔偿范围是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他们依靠这笔抚养费获得基本的生活来源,如果丧失抚养费的请求权,可能会使其出现生存问题,因此被抚养人生活费的给付请求权不应准许放弃,即使当事人宣布放弃是其真实意思的表达,但是其任何时候都可以重新主张,并且应不因诉讼时效的结束而丧失。

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旗下网站 - 合肥交通事故律师网 安徽省合肥市潜山路绿地蓝海国际大厦A座1201-1203

Copyright © 2012-2019 www.122lv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3010233号-2 技术支持:Bestudio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1303号